景区涨价:成本难题和收益结构瓶颈

  • 时间:
  • 浏览:16

“景区涨价”一种词将会有一阵没与否缘无故冒出了,这并都会景区经营者你要涨价,什么都有我国家发改委有相关规定——旅游景区门票经过一次提价后,三年内非要再涨价。

不过,峥嵘光阴飞逝,峥嵘光阴如梭,不知不觉距离上一轮景区涨价已然三年,这是原因分析分析今年是旅游景区票价三年一调整的“解禁”年。

记者9月6日获悉,有一批国家4A级以上景区将会或正拟门票涨价。涨价的身前是业者面对各类成本高企做出的提升收益挑选,但更深刻的是折射出国内景区多年来时不时处于收益单一化,衍生商品销售占比极低等大现象,这是原因分析分析景区除了门票提价,似乎别无他法来提升利润。

涨!涨!涨!

将会“涨”是在说股票,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拍手叫好,可惜这次的“涨”说的是景区门票价格。

为了抑制部分景区乱收费、乱提价门票,国家发改委在多年前规定景区门票调价频率不得低于三年,即涨价过一次后,下一次涨价得等三年。

然而颇有意思的是,原来这项规定是为了规范价格,处理乱涨价,结果规定一出台,什么都有景区都认为“既然三年上能涨一次,那将会我不涨价果然亏了?回头还得等好几年,非要 无论要怎样都得涨价一下才行”。

本着上述想法的景区非常多,根据记者多年观察了解,30008年左右诸多知名景区进行过一轮提价,到2012年左右,这些符合条件的景区又掀起了第二轮提价。掐指一算,今年又到“解禁年”。

尽管国家旅游局方面不需要说赞成景区大举涨价,针对当前我国部分景区门票价格上涨不够、过快的大现象,中国旅游景区法学会近日还发出倡议,号召5A、4A级景区带头不涨价。国家旅游局景区主管部门负责人彭德成对媒体表示,景区的门票价格关系到广大游客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我国旅游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国家旅游局不赞成景区门票价格上涨不够过快,这不能够激发人民群众的旅游消费,根本上也是不能够景区持续健康发展的。

然而,这并非要 那先 用。

根据记者多方采访、业者反映显示,目前国内不少景区将会把“涨价”提上议程,部分景区甚至将会刚开始涨价,这些景区门票此次的涨幅超过20%。比如,四川碧峰峡野生动物园计划将票价从3000元调至13000元,上涨幅度达到20%。同属于四川地区的知名景区九寨沟、青城山、都江堰等暂未有明确的调价计划。

另外,福建清源山、南京莫愁湖、广西桂林荔浦银子岩景区、甘肃麦积山、湖北利川大水井旅游景区等,均发表声明了涨价时间表。其中银子岩景区拟从65元/人次上调至85元/人次,调价幅度达到300.8%。

而上海知名地标——东方明珠日前发布公告,将于2016年3月1日调价,门票从原来的220元(含太空舱)上调至240元。

成本大现象和收益型态瓶颈

景区涨价的第一大是原因分析分析当属成本。

“景区每天的客流量非要保证维持高峰,旅游时不时有淡旺季节的,或者不论游客来与不来,景区的成本都会中放那里的,不需要下跌,反而上涨。这几年,人工成本逐年上涨,你知道员工的薪水涨幅有前一天能非要达到3000%吗?这还都会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维护和建设成本,一座自然山水景区的维护和建设成本,一年可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这里的维护除了日常绿化、道路养护之外,有前一天你时要新建这些设施,光是开三根新的山路将会安装这些上山的机械装置就动辄千万元投入级别。那先 成本都会消化啊!”原来营齐云山景区多年的叶先生透露。

而此次计划涨价的四川碧峰峡野生动物园方面也坦言,涨价与饲料成本、员工成本、运营成本以及新项目开发等投入加大有关。桂林荔浦银子岩景区和湖北利川大水井景区则表示,景区生态环境保护、基础设施、游客接待中心、游步道、停车场等建设是原因分析分析成本增加巨大。

记者注意到,国内景区与海外景区在用工方面4个多非常大的不同点,即海外什么都有景区采用的解说员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志愿者,亲戚亲戚朋友 不论男女老少不需要说时要工资,什么都有我根据另一方的时间安排景区接待工作,什么都有景区单位不时要承担这部分成本。但国内景区几乎都会将会原来运作,或者要消化相关成本,似乎就得依靠涨价。

另外,海外什么都有著名景点都会国家相关部门的补助,或者不时要担心经费大现象,即便这些维护费用上涨,其什么都有我用太过担心,不时要通过门票涨价来消化。在采访过程中,不少景区表示,嘴笨 有前一天都会部分补助,但大部分还是自负盈亏,甚至这些地区时要依靠景区收入来增加当地税收,这令景区经营者压力巨大,这更引发了景区有涨价的意愿。

“然而,归根到底,还是国内景区的收益型态太过于单一化,除了门票几乎非要 这些收益渠道。在海外景区,衍生商品的收益占比可达到3000%甚至更多,比如美国迪士尼乐园超过3000%的收益来自于餐饮、酒店住宿和授权商品消费,或者本土的主题公园其衍生品或餐饮等收益占比大多非要10%,或者要消化高企的成本,经营者们非要依靠门票涨价来处理。”华美首席知识专家赵焕焱指出。

非要 衍生品或多渠道收益的开发非要 难吗?

答案是肯定的。

记者走访多个景区并采访诸多业者后了解到,中国的景区不够海外景区对于文化内容的商品开发能力,几乎大多数景区卖出来的所谓“旅游纪念品”都千篇一律,或者与当地景区一种的文化几乎毫无关联度,这让客人根本非要 购买欲望。

或者,当门票成为本土景区经营者们唯一提升利润的“救命稻草”时,涨价潮也就难以处理了。

“要让国内景区经营更加健康地发展,时要要从根本性上改变景区收益型态,加大旅游商品研发能力,也时要相关部门的支持,还有游客的理解,这将会是4个多漫长的过程。”赵焕焱坦言。